○-泽时

杰厂/一份来自邪教的邀请函(安利)(?

大概是自家对于杰厂的私设同部分个人推测(?)内容及其主观还请慎入——!

ballball各位观众老爷入坑...!!这对真的很美好很带感啊但是没有人吃呜噫噫呜😭😭😭

#杰厂#

早在踏入欧利蒂丝庄园之前,这二人就已是旧交。杰克或而早已见证了里奥同玛莎爱情结晶的诞生。于是这位举止优雅谦和的上等人只得将自身的情絮强压在心底。他的确是由衷地祝福他们。

但自从弗雷迪.莱利所携带的那场灾祸来临,-这个温馨的家庭开始逐渐变得支离破碎。杰克再度回到这儿,所能看见的只是破旧的厂房,空旷的户厅,精致的装饰和甚至是家居都不翼而飞。屋内仅是堆满见了底的酒瓶,与玻璃碎片。他的旧友所珍爱的妻子同女儿都就此销声匿迹,空留这个可悲的下等人紧攥着窄瓶喃喃自语。

他依稀了解到事情的缘由,并为自己的离开而感到深深的歉疚。-这也许同他的不辞而别有着密不可分的丝缕联系。里奥.贝克颓废憔悴的模样只叫他觉得绞心的痛。于是他内心深处被杂糅交织成为一团乱麻的浓郁轻易开始涌动。最终绅士在临行前停住脚步,在酩酊大醉之人的嘴角落下一个怜惜的吻。

——次日深夜,厂房内火光冲天。

——爆炸声此起彼伏。

【人们并未发现里奥.贝克的尸体。只找到了一些衣服碎片和刻在墙脚处的一行字:我会找到你们。】

绅士彻底褪尽虚伪的外衣,他就像是犯了躁狂症的精神病人——跪倒在那熟悉房屋的面前痛哭得撕心裂肺。悔意同无尽的怨恨轻易淹没掉他的理智,吞噬尽他所残余的人性。整整一夜,他未曾离开半步。

自此,粘稠的恨意开始将他包裹。

绅士自甘堕落。-在孤独的居所之中成日披头散发。他一次次重回那座满载着痛苦回忆的军工厂,同时刻意规避开警方的视线,企图寻觅到些许蛛丝马迹。

他一次次用镜面击打自己的额头,忏悔的同时为自己的无能而感到悲戚。——他为那晚没能为心上人做出更多努力而一度深陷进自责的漩涡。

——绅士疯了,所有人都这样说。

——实际上,他自己也这么觉得。

===============================================================================

老天总不会辜负有心人的努力。他最终是获取了那背信弃义的女人即将回到这座城市的情报。他在那一天精心梳理好许久不经打理的凌乱发丝,换上深锁入柜内的大衣,高帽,衬衫,领带。

绅士的形象再度回归,只是胸襟一处多了一把不知作用的手术剪。

恰逢个浓雾天气,他便悄声潜伏于弥漫着雾气的巷内。

杰克终是等到了名为玛莎的妇女的到来。那已经是夜的中段。愤怒的绅士瞬时摈弃掉他所识得的任何礼仪,粗暴地拉扯开她的衣物,拽紧她的一头长发,硬生生将这个可怜人拖入巷中。闪着寒光的手术剪于半空划出一道弧度。

他的两目满溢着怒意,身下女性漂亮的棕红发丝被拉扯得凌乱。

恶鬼的声色极其低哑,像是苟延残喘之人所道出的遗言。

“为什么。”

他不甘地质问。

玛莎满目是因过度惊吓同威逼而生成的泪痕。之后,她逐渐冷静下来。

“……我很痛苦,杰克。”

她的目中透出无尽的深邃。

“着火的那天,我就在现场。…我看到了你,那时我稍稍有些惊异——”

“…有什么可惊异的呢。”

是毫不犹豫地手起刀落,伴随着愈发激烈起的负面情绪,他径直刺向了颈部。那一刻他实际动了恻隐之心。但堆积起的恨意迫使他迅速做出抉择。

“我会去到天堂同地狱的交界,去为我的罪过忏悔。-之后我与他将各奔东西。”

==============================================================================

“……我好像能从中获得解脱。”

【密涅瓦军工厂爆炸后的同年,一位名叫玛莎的中年妇女遭到后来被称为“开膛手杰克”的人连刺39刀残忍杀害。】

绅士至此彻底堕落成为杀人犯,并被冠名——“开膛手”。

==============================================================================

    杰克                   1888.xx.xx    天气  晴

夜晚,我坐在桌的这侧,他坐在那侧。

炉子里的柴火烧得正盛。——那是一个冬季。

暖色的光在他的脸上投下一片斑驳,他只是紧盯着那光亮。

我想吻他。但我不能这么做。

也许最大限度也不过就是一个拥抱罢了。

End

这个设定真的很好磕啊呜呜呜

【】内的字是游戏内推演的大概,还有相关的推测

杰克从杀死玛莎开始堕落成罪犯,光这个我就死磕杰厂了😭😭😭

自家的粮食基本都是以这篇为背景发展x

其实在之前的文章里也有提及,自设杰厂的这类感情就像是【信仰与信徒】。信徒自甘在信仰面前转变得卑微,但他也同样持有近乎疯狂的独占欲。因受到反社会人格的印象这往往会被理智强压下,但静待时机成熟之时约莫会不可遏制地喷涌而出。

悄咪咪发个今天摸的囚徒大头.xx

是今天份的裘医!!终于考完试了!!

p1动作有参考!是囚徒☆(囚厨滤镜100%了解一下xx

p2趁机推广一波杰厂邪教(???这对真的超级好吃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请求

柳七-少主夫人兼王子妃:

推广。。


京极梅:



请求




空桑:







请求








请求大家帮帮忙,送我上去给Lof 看到,这次lof 改版之后不仅排版丑,还影响重大,损害了各大圈子的新人,以及粉丝不多但用心产粮的太太们的利益和热情!因为不是你们写的或者画的差,而是你们的粮会被直接被忽略掉!








大家三次都忙,萌CP都是用爱发电,有时间产个粮已经不容易,有几个热度评论就很满足了,但还要因为Lof 的原因,让你们的付出得不到应有的汇报,这就很悲催了。所以在此呼吁一下,请各位读者老爷,正在用爱发电的太太们,花时间阅读一下本文,关爱己圈,人人有责。








我们先来看一下新版订阅TAG截图
















Lof这次把订阅的版面分两块,一块最新,一块最热。首先我们先不评论这版面的审美如何,一进到tag,页面自动就是最热这板块,看到的是最热门的作品。请问谁不知道热门作品质量高?谁不知道高热度的粮普遍好吃?








热门的刷一下吃完了还会有人愿意看旁边最新那块吗?








还把热度都标出来了,还会有人愿意看零零丁丁几热度的粮食吗?








以前能一眼看十几个标题,能分出哪些合胃口,哪些不合胃口,今天更新多少,昨天更新到哪一眼就能看出来。现在一眼只能看三四个,谁还愿意划半天找粮食??沉底下的太太是不是都白产粮了??








还弄个24小时榜,周榜,半天就划到底了,那些用心产出,粮食质量高,就是新人粉少了一些是不是永远没机会被大家认识了?








另外,据说(看到有人反映,我自己这边暂时没发现)因为限流导致关注的作者更新后可能根本刷不到。我不知道如果长期不与关注的作者互动的话,是不是以后就一直刷不到,至少微博是这样(摊手)








所以强烈建议LOF尽快换回以前,一视同仁,方便阅览的订阅版面,我们第一眼更想看到的是舒服,整齐的最新粮食,而不是最热。








希望你们为新用户多多着想,请关爱未来你们的用户群体。也请不要一天到晚就学微博限流,热圈排行前10的CP一天才3000多个阅读量,用户在用心帮你推广,你这样良心过得去吗?








希望LOF多花时间研究一下用户体验,保持自己的特色,别一天到晚学其他APP照搬,最后反而丢失了原来的自己,谢谢。








 @LOFTER小秘书 





是上课时的摸鱼xx

p1是粉丝滤镜100%的囚徒!!buni(画不出他万分之一的帅气😭😭

p2是瞎糊的稻草人xx他好可爱哈哈哈😄

#R级预警

是西伯利亚冷圈邪教杰厂的ABO肉---!

这对真的很好吔的😭😭😭😭😭

大概中考后会出一个自家的私设和安利.xxx

文中私设多到飞天,雷者和洁癖还请慎入...💦

=================================

“如果你不介意,可以来帮我把这紧实的绷带扯开。”

密集的雨点不间断地同地面轻敲。淅沥沥的雨声自上半夜起就没能呈现出将要停止的迹象。欧丽蒂丝庄园周遭从未出现过密集的脚步,-那属于凡世独有的喧嚣。她就像是一位看淡世俗的隐士——但同时又是藏身于枝繁叶茂的毒蛇。她的血盆大口吞噬了不少人的心智,不过是以一块金币作为诱饵。对于部分人来说她是归宿,然而相较于其他人而言,这里就是人间炼狱。

杰克逐渐放缓了步幅,他看似拘谨地用健康而正常的右手扣住左腕。冗长锐利的指刃将空气撕裂,于半空中一闪过五道白痕。拇指只是紧捻着腕部一侧,来回摩挲。

“......如果你不担心我会伤害到你。——例如在你的脸上或是后脖子那儿多留一道醒目的划痕。它单只被用作武器,里奥。你知道我有时并不能完美地控制好它。”

“我要是在意,何必还要喊你来这儿,杰克。让你那腐朽的脑袋转动一下,里奥.贝克身上最不缺的就是伤痕,这可是唯一或许能拿来炫耀的资本。——说笑的。”

杰克并未捕捉到任何可以因人发笑的词汇,他单只是听出了满目萧然,与无尽的辛酸。

窗外红眼的烈鸟扑闪着象征不幸的羽翼,隐匿于朦胧夜色之中。在这大雨滂沱的夜里,鸟雀的鸣叫同风的足迹被放的百倍大。庄园内只有这间房还亮着灯,引领无知而愚蠢的飞虫争相坠入明焰下的绝望。

================================

-监管者们看似凶悍而难以战胜,实际上持有稀少性别的只有杰克一人,——毕竟他们中多数自出生起多少体验过正常人的生活。——他们只是被社会抛弃的可怜虫,来此寻找活着的价值同所谓的追求。由此一来,身为唯一的Alpha,杰克少时不免会觉得尴尬。他曾一度认为班恩同他一样——毕竟这位先生见到他时总会伴有异样神情的流露,——说不清道不明。他曾经将那亵敯渎成敌意。

第一个年头这位自觉难办的绅士靠抑制药品勉强抗过那一阵令人难堪的时期。——性敯欲总是极易助长人的冲动,得幸于这里并没有Omega的存在,-起码是在监管者中。Beta是个美妙的性别,这使得他们几乎不会受到任何来自于信敯息素——又或是发敯情期的困扰。他们大可以对Alpha少时无礼的举动熟视无睹,但所有人都清楚,靠药物过活毕竟不是长久之计。

对于杰克而言,他所唯一能感到庆幸的大概是自己的发情期还算得上规律。——而且持续时间较短,次数也少。他总能避免窘迫情况的出现,从而为此做好充足的准备。

但只要在这时候同里奥.贝克碰上正面,他的心绪便会开始转而在理智底线的边缘徘徊、挣扎。绅士深知自己不能以贸然的举动来终结这一模棱两可的同僚情谊。-他宁愿保持现状,也不愿面对支离玻碎的梦境。

===============================

杰克不断将动作放轻。所幸刚才并未出现什么糟糕的意外,刃面轻易划破了富有韧性的布条,之后顺着纹路拆下。自额首一侧开始便能目睹骇人疤痕的出现。它们接连起来,蜿蜒而下。但他并未感到不适,只觉得那些痕迹将中年人的面部装点得愈发沧桑,随处可见的是无情的过往在这可怜人面上落下的泪痕。

待恼人的绷带被顺利拆下,里奥的声色便也因为除去厚重的障碍而变得青涩少许。他起身踱步至柜前,取下一瓶上好的芝华士同两个空杯。

“想要来一杯么,老伙计。”

=================================

杰克已经许久——许久——他自己也说不清楚有多少个年头,未曾感受到这种强烈——突兀——而又莫名其妙的感情。

这不禁令他回想起自己尚还是个十恶不赦的混蛋罪犯那会儿。-从那为名叫玛莎的女性开始,他便逐渐开始毁坏自己原本安宁的一生,与那光明而平凡的前途。他中意那些可悲的姑娘,但他并不想将她们带入家中,甚至是旅馆。他喜欢她们,但那不是爱恋。同时也并不想让她们揣测出他所不慎漏出的胆怯。最终他便一次次拿上那把沾满猩红的剪刀,埋藏下难以言喻的心理障碍。

但里奥.贝克所带给他的感觉同那些人大相径庭。-早在他还拥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那会儿,绅士就已经不自发地对亲爱的旧识怀抱有隐隐约约的情敯意。脱离精神病患状态下的杰克深知自己内心深处已然有占有欲在日益增长。-他只想将他拥入怀中,所幸身高还能够弥补体格上的不足。他只想用健全的五指轻抚过他身上每一处伤痕,静享其特有的粗糙质感,同滑腻的皮肤自相矛盾。他是多么想要打破那个男人强撑着的坚毅,——毕竟他的内心早已是痛苦不堪。

「...老天,我这都是在想些什么。」

——然而理智又将他拉回。

琥珀色的酒液于杯中跳跃,少许溅落在杯外。顶端漂浮着零落的晶莹——瞧来是杯中原有的。-贴心的布置。二人抬起手来碰了杯,玻璃制的器具引奏出清脆呻敯吟。

杯沿轻碰,酒液混合着碎冰饮下,——适用于任何时候饮用的,最为经典的方式。舌尖被芝华士的醇美与冰块的丝丝凉意包围,相融,散落于喉下。-中等的度数并未带来过多辛辣,杰克只是瞧见他的心上人——又为他和自己斟上了满满的一杯。

今天可真是反常。-对于作息规律的里奥而言,深夜畅饮往往是难以实现的。也许是发生了什么事。

杰克想要开口询问。——但当他同那对流露出少许痛倦的瞳眸视线交汇时,他噤了声。他突然不忍心打扰这难得的一份宁静。里奥只是单手支撑着下颚,另手再度举杯,即使并未能得到任何回应,他还是自顾自地让那杯烈酒见了底。

从始至终,没有一人愿意开口。如此反复。

直至约莫是第三个异样的轮回,杰克终是起身,强行按压下那忙碌至今的双手。——上边布满了厚厚的茧。

“..嘿....冷静些,老兄。”

“-做你该做的事,杰克。——要么留下,要么你可以离开。-你认为我会拦下你么。”

「这话听起来可真刺耳。」

“要是有什么糟糕的事情发生,你不如将它说出来。-我以为我的到来是需要被当做一名倾听者,然而你只想一人喝闷酒。”

“......你不会明白,开膛手。——你不曾在这世上遗留下过子嗣,无法了解这种无名的痛楚。”

“...你是想说......、丽莎-?”

“-不——不,别再继续说下去,杰克。...拜托你。”

里奥为数不多的软肋似是被狠狠击中。他的两颊已然有红晕就此扩散、渲染开来,蔓延至耳根附近。面上浮现出浅浅一层醉相,虽然这不过才是三杯酒下肚罢了。他的手——他的手仍然在执拗地紧握住那个空杯,里边几乎没有酒液的剩余。杰克便替他盛上酒,是再一次的碰杯。

“我真希望你能清醒些,但这不可能。”

“......人的感情总是需要找寻到些方式来宣泄的,老伙计。”

里奥似是在用双肘强撑起疲劳至极的身躯,-他总是不愿在他人面前表现出自身的虚弱同无力。猛浪式的倦意同今日所遭受的巨大打击几乎要将他的心智吞噬个干净。他不愿屈服,但任何举动在这件事上都显得无力、无事于补。醉意捎携来的混沌逐渐笼罩住他清醒的意识,半阖上眼,面目稍显得迷离。他的手终于离开了那空杯,两臂交缠,趴伏在桌面小憩。两只眼并未合并,既没有看向桌对面的人,也没有紧盯某一处不放。只是在发愣,神情恍惚,目视木桌的中央。

深陷入情敯潭的可怜虫不由垂下眼帘,两目之中有异样的兴奋在跃动。右手指节轻叩桌面,不经意间的无趣动作传达出少许的焦虑。他再一次斟上了整杯,——绅士在今夜可是要堕落成酒鬼么?显然不是这样。这杯酒正满溢着的香气几乎要点燃他腹间所积压的炽焰,信息敯素无法遏制地扩散于空气之中,夹杂点点甜腻。

里奥那坚实的脊背正跟随呼吸节奏而有规律地上下起伏,他终是合上了眼。

罪犯暗自吞咽下一口唾沫,赤色的眸中暗含一丝触不可及的光亮。

下文链接见评论——

昨天遇到了超级好的囚徒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爆哭😭😭😭😭

开局到小房子和园丁一起解机发现有心跳就跳地下室了.x心跳就一直很剧烈就没敢上去,但过了一会儿发现有解机的声音..!

就乐乐呵呵跑上去了.x

然后发现是囚徒整个人幸福得晕厥😭😭

我在解机的时候他在旁边转圈圈xx超可爱

然后我俩就到活动墙区那边去推墙了x他每次都会特意绕到墙那边让我砸💦💦然后我们就来回同时翻窗娇小的艾米丽模型就很顺利地从他的胯下翻了过去shenme

然后遇到队友x((我们还是三黑来着💦))在一起玩涂鸦

最后队友走了我翻了几个板想让他踩,没踩,还特意站到板子底下想让我砸💦

怎么可能下得去手啊😭😭😭😭😭😭太可爱了吧!!!!

还翻了三个箱,拿到魔杖手电筒和小人书.x用完了杖子的时候被他敲晕牵起来,先是牵到了教堂主建筑的那个画了十字的桌子那边((结婚的地方!!buni.x

被放下来,但又牵起来了,牵到地窖。

我就挣扎下来回去箱子旁边拿了针自愈好就往主建筑跑xx

然后就去跟裘裘结婚了((shenme.

超幸福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毫无意义的日记体/主杰厂微鹿厂裘医/踩雷还请自避

厂园父女情一生推.x

====================================

①开膛手杰克。       12月23日  天气  阴。

谦和的绅士同高雅的淑女似乎已经成为了某种程度上的标配。——像是全天下只有这两类人才能门当户对似的。

对于求生者中小姐们的好意我虽是来者不拒,但那仅是处于礼貌性地接受。-毕竟犯罪者们总是会享乐于同常理背道而驰。

实际上在写下这篇日记的同时,我手边仍然放着伍兹小姐送来的鲜花。她是一位年轻的园丁——也许的确是会在这方面感到得心应手。

...我可得快些把它藏起来,或处理掉。省得里奥又该怪罪我了。

“对于同性怀抱强烈的好感”,我将它归于罪犯天生的逆反心理.这样说显得有些无耻而不近人情,-但我必须得承认,同最初与里奥的那一回彻夜长谈后,已经有不少东西都变了味。——我开始享乐于欣赏他工作时的正经模样,即使少时动作会显得笨拙,但小的瑕疵是可以被轻易忽略的。-我甚至开始为无法同他相见而感到莫名的焦虑,急躁。即使那尽是因为他太过疲劳而在房内休息。

我同瓦尔莱塔就这一奇异现象展开过讨论。——用一盒高档红茶叶撬开了她的嘴。然而年轻姑娘的话语总是意外得直白。

“......您恋爱了吧。”

我必须得说——那句话可真称得上是一句响雷。受害者被此类言语惊扰得久久不能回过神来。虽说现在我已经可以验明她的话的确属实,但对于当时的杰克,那真可谓是一场灾难了。

她能如此敏感地做出精准判断,我也十分钦佩。大约这就是所谓直觉。

“这可真是令人惊讶。-您到现在才明白这一点?”

的确如此,是我太过迟钝了。

里奥在闲暇时间总爱摆弄他的傀儡。破碎的布料经过一针一线的编织缝制起来,——他为心爱的至亲傀儡套上漂亮的衣裙,高挂于房梁垂下。-是恶趣味的体现,以至于伍兹小姐首次步入他的工作间内当场被惊吓得红了眼圈。-我曾建议过他改改这坏毛病,也不知是否有被采纳。

我曾经送过他一条皮带。那玩意儿现在估计正安静地环绕在他的腰间——令人羡慕。里奥似乎并不排斥这些。明晚的平安夜我希望能去他房里坐坐,顺带附上精心准备的厚礼。

②艾玛.伍兹             12月24日  天气  晴。

昨天父亲收到了一束漂亮的鲜花。他为此而振奋,并在一开始认为那是我为他所准备的。-说起来有些尴尬,但那的确并不出自艾玛.伍兹之手。

作为补偿,我提前向他赠出耗时一周完成以他为形象所设计的稻草人。父亲看起来依旧是十分欢愉,-意料之中的反应。

之后我开始为那束鲜花的来历而困惑。我想去问问艾米丽小姐和玛尔塔女士,即使那束鲜花出自她们之手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请原谅我的好奇心,它有时不受我控制。-然而正当我这么想时,父亲将那束花交至我手里。

“——随你处置了,好姑娘。”

我鬼使神差地应下,却又觉得棘手。所以干脆敲响了绅士的房门,将花放在了门口。毕竟我在帮瓦尔莱塔小姐收拾布料(她嘱咐我送去父亲那儿。)的时候,曾无意听到过有关绅士一个不得了的秘密。

我希望他别误会就好。-我在花里放了纸条,是父亲的署名。

说起来...那束花瞧起来有些眼熟。-也许是因为我跟它们打的交道足够多了的缘故。

③班恩                   12月24日      天气  阴。

平安夜前送鲜花也许真是种怪异举动,但我实在想不出什么更为适当的贺礼。裘克的建议是苹果,但这似乎太过平常。

那个浪漫的疯子...,他为艾米丽准备好了气球,彩带,和各式佳肴。看起来今晚的掌厨该是里奥了。——那位幸福的疯子该是会在别处静度良宵。

那些鲜花是伍兹小姐帮我挑选的。但那天她显得古怪极了,像是染了发。我的老天、庄园里可没有这么好的服务,她也许是偷溜到外边去...要是被里奥发现,迎接她的可要是好一顿说教了。但她的确是善良的,替我包装好花束,环绕上漂亮的彩带..我真当感谢她。

里奥...我真想知道他这时候在做些什么。我可以去稍稍打扰一下他、-可以听到他嘴里呼唤出我的姓名。我真希望自己能够说出完整的单词予以回应...。

也许是苦命的人之间总能产生共鸣,我实在想同他畅谈一阵,以清除交流障碍的方式。贝坦菲尔小姐认为我变得不正常了,-她说我犯了心病,......我不理解。

把这束花送出去已经将近要倾尽我所有的勇气,...我真想在闲暇时间见见他,看到他总能叫我心安。

——是时候该去工作了。

④玛尔塔.贝坦菲尔    12月24日  天气  晴。

监管者们最近变得奇怪了。

除开成天疯疯癫癫的裘克,班恩也开始念叨胡话了。-以他独有的方式,毕竟那动静可不小。

说实话我真有些为他操心。要是这庄园里再多出个裘克,可没人能受得了他俩的聒噪。——所有人都将会不得安生。

......

艾玛小姐其实挺幸运。——她的父亲也是。

⑤艾米丽.黛儿            12月24日  天气  晴。

今天将会是一个不一般的平安夜。

那束神秘的鲜花......。自伍兹小姐提起过后已经在求生者之中传得沸沸扬扬。如果不是她特意前来询问我这件事,我还真未曾了解监管者们之间也可以在平安夜前互赠鲜花。——真是意料之外的浪漫。但瓦尔莱塔女士对此似乎并不知情。

——裘克也许会为我准备些什么-。

⑥微笑小丑                12月24日   天气  晴。

我认为平安夜前赠予赋有祝福意义的水果并无多大问题,那该死的——该死的两个家伙却都对此嗤之以鼻。

艾米丽应当不会讨厌。我还可以用今早无意拾来的那束鲜花作为点缀。-杰克和班恩怕是要费劲了心思才能讨得他们那位冥顽老丈人的欢心,据说里奥可不好对付。

——我可是撞见伍兹手捧鲜花走向那假惺惺绅士的房间了。-被裘克撞见可真是不幸。可惜就是距离太远,不然我甚至能数清楚它的朵数。

赠送鲜花是什么新型的潮流么-?今天庄园里的花束可真不少。——异样的浪漫,令人难以理解。我只希望里奥可千万别向那两个该死的家伙低头,毕竟他是如此深爱着他的女儿。

⑦里奥.贝克                12月25日  天气  晴。

...昨天可真是个奇妙的日子。

清晨收到一束溢满芬芳的鲜花也许真是种幸运。-它只是安静地轻倚在我的门前。这毕竟是人为的馈赠,我自然是想要寻找到这位慷慨人士。——首先想到的是我那擅长园艺的至亲为我备下这份贴心的礼品,但实则不然。-于此相对应的,她给了我一个更大的惊喜。以那束无名的鲜花作为附赠,我为她所准备的物件儿倒显得小了。这真令人感到愧疚。

通宵过后的无力感总是会大大影响人次日的精神状态。我几乎是在房里待了一整天——既没有去工作,也没参与任何人之间的讨论,因而不知道有关那鲜花的事已经传进了所有人的耳朵。

我对此不以为意。-毕竟那东西终究不是我主动送出的,约莫只能算作是借花献佛。——我先前的确是有这样想。

绅士专程来到我的房前,用他那五只精致的小猫爪子轻捻着一块怀表,公开标明来自他的节日祝福,并希望能以此作为敲门砖,进入房中。——我不是没有尝试着去理解——杰克总爱倒腾些花里胡哨的形式。我将此理解为他表达善意的方式,-他这脑袋瓜混沌的该死罪犯。谈话还算愉快——但他在离开时忽然消失——尚还留有密集的折射轮廓线。说实话,我挺清楚那代表着什么。如果这个混蛋没有在临行前险些扯坏我的领带——就那一瞬间,他的力气比看起来要大不少,昨夜也许真会是个美好的夜晚。

.....该死。这可不是我第一回为没能对他的行为予以回击而感到懊悔,气愤了。——总有人会将他碎尸万段。——铲除徘徊于世间的恶鬼.——他这该死的利己主义者。

但那个浅吻的确是极其温柔而带有少许压制性的。程度正好。——这一点上我必须得承认。

......

...该死。

====================================

⑧玛尔塔.贝坦菲尔    12月26日  天气  阴。

.....我在艾米丽所收到的花束中翻找出了里奥.贝克的署名.。——但据说这束花来自裘克之手。......我真不知道该不该告诉她。

ps:
#全程只有小傻瓜裘克一直不在状态.xxx

#是的班恩的花送来送去最后送到了艾米丽的手上((ni.

#欧欧吸杰克的谜之羞涩偷亲((ni.

二宣了!!!!!!!!!!!

烂泥卷:

二宣啦!!(゜-^*)/←是一个拉低整组水平的人…

羅斯rrrr:

【十二大战断罪兄弟中心无差合志】#5.10二宣+预售
『嘘』
大小:A5
页数:196P
合志本体价格:🎉60RMB🎉

购买时套餐可选:单本合志、合志+特典摇摇乐(80r)、合志+贴纸(70r)、合志+断罪拟犬发绳(65r)、大全套(95r)
(Ps:套餐价更优;各周边可单买)
你想要的姿势我们都有(?)

画手 @馬鈴斯基  @四蓧  @卷臭臭  @Marley  @秃尤德  @鬼灯檠  @拾忆十三君  @速度狂人 @羅斯4r
文手 @夙夜时雨  @←¢海豚🐬鰩魚子☆  @○-泽时  @wujiwo  @龙战于野。 

预售链接(五月下旬发货,评论区再次出没)
一宣图透链接(或翻原po主页上条)
cp场贩摊位名:布嚕布嚕呱呱呱
摊位号:甲k16
(场贩自取本请敲客服退还邮费)

是私设的里奥和腰上园丁娃娃的性转拟人-!!

动作有参考!

厂长厨滤镜100%((ni